“同学们,你们知道是谁在日夜守护着校园的安全吗?”“是门卫伯伯。”“他们应不应该获得我们的敬重?”“应该!”“进出校门时,我们有没有主动跟他们问好、敬礼?”下午放学时分,在邗江区蒋王中心小学校门口,一堂以“尊重门卫伯伯,做感恩少年”的微型德育课正在进行。

  “最近,我们发现有些孩子不尊重门卫,甚至上学放学时对门卫嬉笑打闹。”谈起这堂微型德育课的初衷,蒋王小学教师王阅媚说,“作为学校的一员,门卫很辛苦,他们有权利获得师生的尊重。在日常的生活中,学生们看到教师都会问好,但是看到为他们守护安全的门卫却常常不知道开口问好,而尊重门卫的教育,也是对孩子们进行文明礼貌教育、感恩教育的内容之一。”在邗江,类似形式的微型德育课已经成为各中小学开展德育项目的“常规工作”,老师们针对日常学习生活中的各种“小事”,充分发挥高超的教育艺术,在第一时间、第一现场,通过十到十五分钟的时间,运用学生乐于接受的形式开展有针对性的教育活动,取得了显著的效果。

  十五分钟的“课”

  所谓微型德育课,并非一般意义上的“课”,然而它又具有学科课程之形——有教师讲,有学生听。这种课是以反映某一或某一些具体的德育内容为中心、看似随机而实质是精心设计的一种对学生进行道德教育、思想教育、养成教育、人生观教育、心理健康教育等多方位渗透的多功能课型。

  “微型德育课的实质是主题班会的改革。以往的主题班会都是通过预设主题,侧重于一个人说,让学生们听,缺乏互动,因而实际效果并不理想。而微型德育课就是要让学生们自己看、说、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用他们自己的切身感受来改变坏习惯,完善自我。”邗江教育局基教科副科长李忠义说道。

  微型德育课最突出的特点便是在它的“微型”上——切入点小、时间短。课程立足于“小”,从学生所熟悉的、学生身边的环境切入,“小人物”、“小事件”皆能成为德育素材,比如培养学生们爱护公物的意识、校园课间的安全意识等。

  微型德育课是发现需解决问题时即时开设,带有很强的随机性,因此,微型德育课一般一天一次或一天数次,每次的时间都是在十五分钟左右,人数也从几人到上百人不等。

  不挑地点与时间的“课”

  前不久,邗江实验学校的楼梯上发生了一幕“奇景”:一群学生被老师拦了下来,原因是他们在上楼梯的时候“勾肩搭背”,极不文明,也不安全。该老师让这几位学生重新将自己的动作做了一遍,并让他们自己讨论自己的动作哪里不规范、哪里不安全、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结果,学生们一个个地说“老师,我们错了”。

  “什么地方发现问题,就在什么地方现场开微型德育课,可以在运动场、食堂、宿舍,甚至是楼梯上。”李忠义说,学生发生问题的地方,就是微型德育课开课的地方,这样才能在真实的情境中,发挥出微型德育课的最佳教育效果。所以,微型德育课的教育内容,可以是国计民生的大事,但更多的还是发生在学生身边的细节小事。

  某天下午,邗江美琪学校的一名学生找到班主任徐萍老师,在办公室中与父亲发生冲突,甚至哭着要断绝父子关系,最后经过两节课的说服教育才改变了初衷。当天晚自习前二十分钟,徐老师来到了班级,向学生们发放调查问卷,学生们通过举手或口头回答的方式来阐述与父母之间的沟通问题,既可以是饭前饭后,也可以是课前课后,还可以是教师认为可以开课的任何时间段。这就需要教师及时发现,并能在第一时间、第一现场对学生进行“上课”。

  教师上课纳入考评体系

  自2006年在全区各学校推行微型德育课之后,邗江区教育局便要求各学校要将微型德育课纳入德育课程,每学期要制定微型德育课工作计划,每位班主任一学期的开设次数不得少于二十次。各学校还要成立微型德育课教研组,定期对微型德育课进行教研。“区里授牌的‘优秀班主任工作室’在考评班主任时的一项重要依据就是微型德育课上得如何。”邗江教育局局长王稼祥说。

  除此以外,从2006年开始,邗江区各个学校每年都要进行两次赛课,上半年的赛课内容是规定题目,旨在让年轻的班主任、教师掌握如何上微型德育课;下半年的赛课内容则有较大的难度,所有参赛者的题目都是在最后一刻才揭晓,完全是随机的。

  赛课的评委由“邗江区中小学德育研究会”成员担任。各学校先进行初赛,选出代表之后,研究会到各个学校,现场考核,“考核的题目都是研究会的评委们自己想出来的,随机赛课时,老师都是跟在评委后面,比如说到达一个邮箱旁边,评委随手丢下一封信,观察学生的反应,然后让参赛老师现场找学生开始上课。这样的题目都是随机的,谁也没有机会提前准备。”李忠义向记者介绍说。

  “一开始的时候,十节课中有一节课像样就已经很不错了,现在则是三分之二的赛课都算及格了。”李忠义介绍说,由于每年参加赛课的都是新任班主任、老师,所以有不及格的情况非常正常,这几年初次参赛就不及格的情况正在逐渐减少,“每年暑假,教育局都要对班主任进行培训,各学校也有以前上过课的老师可以传授经验。”

  校园德育显成效

  作为学生德育建设的一项创新工作,微型德育课每节只有十到十五分钟,这十几分钟是否真的能让学生在德育方面有所进步?微型德育课是否真的有效?“有作用,真的有作用!尤其是对作为‘当事人’的学生最有效果!”多年负责考核工作的李忠义说。

  2010年,李祥龙还是泰安学校的老校长,经常在校园中发现草坪被践踏。某天,正在校园中闲逛的李祥龙在办公楼前的草坪上,将几个正在“路过”的学生抓了个正着。李祥龙叫来一个班主任,让这位班主任现场为几位学生上一节微型德育课,并让人拿着摄像机,将这节课记录下来,上传到网上。结果,这段视频在网上的点击率极高,还被教育部收编进了精典案例库,而泰安学校的草坪也再没有被人践踏。

  公道中学的前任校长许兴震曾在教学楼的墙上发现几个脚印,他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在广播体操期间,让全校的学生挨个儿地从脚印前走一遍,许兴震没有责备学生,只是问道:“难看不难看?你们自己说,难看不难看?”然后让学生接着做操。然而自那以后,无论墙壁多么白,学校的墙上再没有脚印出现。

  像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不胜枚举。“微型德育课很少解决学生的价值观、人生观等宏观问题,更多的是关注学生的细小习惯。这个课的开设不是期待所有的学生都能做好,但至少要让听课的学生能改变坏习惯,这就是进步,这就是成效。”邗江教育局局长王稼祥说。

  自2006年起,邗江区学校均已开始尝试微型德育课的开设,学生的创新能力、伦理道德、协作意识、竞争观、集体观都有了一定程度的增强,德育工作更上一个台阶,因而深受学校、教师、学生甚至家长和其他人的认同与欢迎,同时也吸引了全国各地至少五十个教育代表团来学习,微型德育课的名声越来越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