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播报  联盟联播
文明聚焦  扬州好人
公告公示  讲文明树新风
资料下载   我们的节日
文明建设  主题活动
道德模范  文明风采
志愿服务  文明访谈
未成年人  图文简报
扬州文化  爱国主义教育
礼仪活动    县区动态
 
《市民论谈》:扬州人如何更文明
由市委宣传部牵头,扬州日报、扬州晚报、扬州时报、扬州电视台、...
热议市民素养 从传统文化里汲取文
一年一度"慈善一日捐"成幸福扬州闪
 
 首页 > 礼仪活动
划龙舟插菖蒲系百索子编鸭蛋网 六问扬州端午民俗风情
  发表时间:2013-06-08   来源:扬州文明网   [打印] [关闭]

  划龙舟、插菖蒲、系百索子、编鸭蛋网……这些扬州端午的关键词,每年此时都会在人们的生活中重现,彰显古城浓浓的民俗风情。这些关键词的背后,有什么样的典故或传说,老一代的扬州人又是如何去承继的?为此,扬州晚报记者在近日采访了扬州的地方民俗专家和几位土生土长的老扬州。

  1问

  扬州人吃粽子:纪念屈原还是伍子胥?

  许多老扬州,每逢端午吃粽子,除了想到楚国大夫屈原,也会想到与扬州特别是仪征有关的一个人——伍子胥。73岁的张承仁说:“我有个姑妈嫁到胥浦,所以小时候到了端午节,父母都会讲一段老渔翁帮助伍子胥过长江的故事。他们说,端午节的粽子以前倒到江里,喂鱼喂虾,望它们不要咬深明大义的老渔翁的遗体。”

  屈原,老渔翁又是怎样的故事呢?扬州地方民俗专家曹永森曾著文《菖蒲香里看龙舟——夏令志趣·端午》讲了这个动人的传说。这是一个动人的历史传说,曹永森讲了这个故事。

  扬州之地一度属于吴楚交界之处,人称“吴头楚尾”。相传战国时,楚王听信谗言,杀害了太傅伍奢及其长子伍尚。伍奢次子伍子胥为报父兄之仇,毅然弃楚奔吴。

  楚王派兵追赶至如今仪征胥浦的长江边。当时正是五月,江水滔滔,伍子胥走投无路时,幸得一位老渔翁搭救,并让他饱餐饭食。伍子胥特别感动,就将自己的七星宝剑相赠。老渔翁非但拒绝,还在伍子胥上岸后,投江自溺而亡,以示自己绝不告密。

  这些内容在《扬州风土纪略》也有记载。“……相传伍员解剑渡江处,今则桥名胥浦。地以人重,而引济之渔父,得侠烈气慨,尤得士君子之风……”

  张承仁又给记者讲了后面的故事。“江边上人们发现了渔翁的遗体,也发现了伍子胥的佩剑,人们以为伍子胥也死了。人们在伍子胥投江的岸上建立了祠堂,并将这一带命名为‘胥浦’。人们觉得光在祠堂里供奉还不够,于是就在他们投江的地方撒了一些谷米、猪肉等食物,让鱼虾不要啃噬他们的遗体。后来,又有人提出这样不够妥当,为防鱼虾抢食,人们又将谷米、肉等裹在箬叶里投入江中。天长日久,这一习惯形成了传统,演变成一种风俗流传了下来。”

  2问

  端午龙舟竞渡:近百年来扬州为啥没有?

  曹永森认为,每年端午,胥浦一带举行的龙舟竞渡,正是为纪念伍子胥和那位深明大义的老渔翁而来的。

  “端午时节的龙舟赛事,在江南一带是很寻常的。关于起因也有多种解释,有的源于对越王勾践的纪念;更多的是源于祭祀屈原。但在扬州仪征胥浦一带却有另一种说法,认为源于对吴国重臣伍子胥的纪念。”曹永森说,关于仪征龙舟竞渡起源的这一解释,在民俗史中一直与“屈原说”并存,具有民俗学的研究价值。

  其实,直至晚清,不仅仪征,每年端午,扬州城里也有龙舟竞渡。令人扼腕痛惜的是,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南关钞关城外龙舟竞渡,发生了震惊全城的“丙午龙舟案”。

  当时,在每届的龙舟竞渡盛会上,富商大户会把写有“赏钱××两”的赏票放在掏空的鸭蛋壳里,扔到运河中,让划龙舟的水手下水“抢标”。鸭蛋壳在水面上随波逐流,沉浮不定,“抢标”的水手不准用手,一定要用嘴将鸭壳咬住,才算“得标”。曹永森形容说“众多水手在河面上争抢的场面不亚于今日竞争激烈的体育比赛。”

  所以,每年都引得运河两岸挤满了观众。那年,因为众多观众涌到政府运送纳税“锞银”的专用船上,导致船体失衡倾覆,落水伤亡者达200多人。

  曹永森说:“此案发生后,官府明令禁止端午时节举办龙舟赛事。此令竟成定则,以到近百年来扬州城里再未有过盛大的端午龙舟竞渡。”

  3问

  给孩子系上百索子:压子还是辟邪?

  东关街“祥庐”主人杜祥开,前不久添了外孙。他说:“端午节那天一定要给孩子的小手臂上缠上用五色线做成的百索子。很多习俗都渐渐消失,而这个习俗一直流传至今。我的外孙今年也要戴了。”

  杜祥开对于百索子的理解,是用来辟邪的物品。除此,还有虎头鞋、虎头帽、虎兜等蕴含“虎头虎脑”、“虎虎生威”的含义,都是一样的功用。“百索子一定要戴满一个月,到六月六那天,大人把小儿手臂上的百索子剪下来,双腿站齐,扔上屋顶。大人腿必须站齐了,否则将来小孩的牙齿会长不齐。”

  吴德祥,是一位65岁的老扬州。他说,百索也称百岁索、长寿索、端午索,从古代沿袭至今,是驱邪避凶的节物,也有避灾除病、保佑安康、益寿延年的意思。而同样是用五色丝线编结的蛋网也有避邪之用。“鸭蛋,鸭子,有的地方蛋网里放鸡蛋或者鹅蛋,但大多数老扬州人仅仅放鸭蛋。也就是说解释为‘压子’,就是小孩子‘扣牢’了,保护好了,不要受到邪气侵身。”

  66岁的老扬州汪成益清晰地记得,小时候,家里人给他戴百索子,双手双脚都有。 “五彩的线,才开始看蛮新鲜的,时间长了就烦了,老想着拽下来,可大人们不准,说一定要到六月六时才能摘下来。”

  老扬州王新远说:“我很小的时候,每年端午节,必定能穿上一双妈妈亲手制作的新虎头鞋。那红色的鞋帮,彩色的图案,威风凛凛的虎头,潇洒飘逸的胡须,让多少童年伙伴羡慕不已。小时候并不知道虎头鞋是驱鬼避邪的意思,只知道在小巷每个邻居家奔走炫耀,分享节日的快乐。”

  4问

  吃“十二红”:日子红火兼辟邪吗?

  “十二红”,与粽子一样,也是扬州人端午节里的重头戏。扬州文化名人黄继林认为,“十二红”中的“十二”是一个概数,意寓很多。至于“红”,吃了可以辟邪,表明日子红红火火。老扬州吴德祥则认为“十二红”的菜品中,有荤有素,有天上飞的,也有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还有各类时鲜的水果和蔬菜,就是提醒人们开始入夏了,人的体力支出较大,一定要抓紧时间进补。”

  “十二红”里都安排些什么菜品,往往由各家根据经济状况来操办。但是有几样却是家家户户必不可少的。杜祥开说:“炒苋菜,烧黄鱼,洋花萝卜,咸鸭蛋,樱桃等,这些食品一般人家都会想法凑,给家里的小孩子吃吃,图一年的平安、吉祥。”

  说到“十二红”,张鸿至今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奶奶烧的黄鱼。“那时候不像现在,想吃什么就能吃什么。家里条件有限。到了端午节,说是‘十二红’,其实根本凑不齐,可奶奶一定会做一道烧黄鱼,直到现在,那鲜美的味道好像还在口齿之间。”

  5问

  门口插艾草和菖蒲:是驱除蚊虫吗?

  吴德祥说,“其实,百索子,虎头鞋,以及鸭蛋网,都是人们一种心理的寄托,直正需要防的,是‘五毒’,也就是扬州都晓得的蜈蚣、壁虎、蝎子、蜘蛛和蛇。”

  说到“五毒”,吴德祥认为与端午节所处的气候有关。“端午节,又称端阳节。小时候,常听大人们讲,过了这个节,太阳就开始辣火了,酷暑来了。”这样的季节,同样也是毒虫活动频繁,侵袭人类、牲畜的时候。

  如何“辟五毒”,几位老扬州都讲到了菖蒲、艾草和雄黄酒。对于菖蒲、艾草,不少扬州文化人情有独钟。比如扬州学者韦明铧,就曾撰文说:“提到端午,对于我来说,首先想到的倒不是粽子,而是雄黄酒、五毒、百索子、龙船、十二红、鸭蛋、纸老虎、黄鱼等等。尤其是菖蒲和艾草,它们那苦香羼杂、浓郁诱人的气味,成了端午节的一种‘形象大使’,起到先声夺人的作用。”

  吴德祥说:“许多老扬州人都喜欢在家里种艾草和菖蒲。我家就种了好几棵。到端午节之前,晓得的亲朋好友都过来要,就连一些年轻人也过来要。” 艾草和菖蒲若干年以来一直为老百姓所钟情,吴德祥认为是其像剑一样的外形以及特别的药草芬芳。“剑是辟邪的嘛,药草则可以用来驱除蚊虫。”

  文化名人朱祥生在文章《菖蒲和艾草》回忆:“菖蒲,是一种水生草本植物,有香气,初夏时开黄花,除野生外,旧时亦有农家专门栽培。艾草,又称艾蒿,是野生草本植物。现在,我仍然依稀忆及儿时的一段端午经历:老祖母会用一块红绸布缝成‘香包’,内置中药材,还用彩线编成花坠子,让我悬挂在胸前。晚上则取下香包放入帐内,据说都是为了辟邪防病。长大后才知道,这些中药材包括:苍术、白芷、冰片、樟脑和菖蒲,都有防病解毒功效。”   

  除了艾草和菖蒲,雄黄酒也是“辟五毒”的重要物品。以前不管大人小孩,男人女人,到了端午这天,多少要尝一点雄黄酒。汪成益至今还记得小时候,端午节当天,大人们把雄黄酒先摆在太阳下晒晒,然后给每人倒上。“我们是小孩,大人就筷子蘸点给我们舔舔,也算沾了雄黄酒的功效了。”  

  6问

  “端午景”:是啥样的?

  虽然已近花甲,杜祥开仍常想起儿时在端午节前后,和一帮小孩用凤仙花汁涂手指甲的事。“扬州人说凤儿花,一般是妇女们用来化妆的。我们小孩子也跟着学,把凤儿花先捣烂了,加上明矾,然后再涂在手指头上。晚上睡觉时,用棉布把手扎起来,第二天颜色落下了,至少一周不会落色。”杜祥开笑着说,“这种指甲油最环保,最经济了。”

  而吴德祥则给记者讲了扬州有端午节女人戴花的习俗。“所戴的花是扬州本地产的玉兰花和栀子花。每逢这时候,就有大妈大嫂上街卖花。只是戴在头上的人少了,而放在衣兜里或者蚊帐里。”

  “这些都属端午时节的特殊妆饰,也就是扬州民众统称的‘端午景’。”曹永森说,“过去,特别是乡村,到了端午这天,许多妇女都有自己的特殊打扮,有的爱在发髻上簪上一片绿绿的艾草叶,有的喜欢在鬓角插上一朵红红的石榴花,有的用荞麦叶编成奇妙的虎头花,还有的用绒花编出精美的虎头纹,花花绿绿,生机勃勃。”

  扬州的“端午景”远在清朝就成时尚。清代费轩《梦香词》有云:“扬州好,重五忆儿家。钗上绿摇荞麦虎,臂间红纵绿绒蛇。符胜一些些。”清代韦柏森在描写高了东乡风情的《菱川竹枝词》中也云:“金炉一瓣降香焚,和以雄黄酒半醺。绝对梳妆端午景,虎花斜插女儿云。”   (扬州晚报记者 张庆萍 绘画 沈江江)

}
责任编辑:蔡红虹
 
扬州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技术支持:扬州市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