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播报  联盟联播
文明聚焦  扬州好人
公告公示  讲文明树新风
资料下载   我们的节日
文明建设  主题活动
道德模范  文明风采
志愿服务  文明访谈
未成年人  图文简报
扬州文化  爱国主义教育
礼仪活动    县区动态
 首页 > 讲文明树新风
好家风重教育爱读书遇名师 成就扬州“吴氏四杰”传奇人生
  发表时间:2017-11-01   来源:扬州文明网   [打印] [关闭]

  “吴家四杰”是扬州老百姓津津乐道并引以为荣的传奇。传奇之处不仅在于家里培养出了杰出的人才,光耀门楣,而且数量惊人,一个家里培养出一个文学大家和三个科学家,如此殊荣,实在令人赞叹。联系到今天,为了孩子,很多父母寻觅各种育儿方法。让人雾里看花的是,现在资讯太发达,各种渠道的育儿方法扑面而来,莫衷一是。吴家有何法宝,能培养出这么多优秀的孩子呢?10月31日,记者在扬州档案馆馆藏的多份吴氏家族的回忆录以及其他一些材料中,了解了吴家诗书传家和读书报国的传统。

  【家庭氛围】

  父母给予他们良好的学习氛围

  1906年,吴白匋出生。因吴白匋祖父吴筠孙官职迁调,吴白匋的父亲吴佑人也携带妻儿辗转,吴白匋兄弟先后在济南、天津、北京、上海、九江等地出生,1919年回到扬州后还有一个弟弟出生。

  吴白匋的母亲刘钟璇在孩子们成长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她为孩子们营造了家庭和谐的氛围,劝导孩子们互爱、好学,手把手地耐心教孩子们的启蒙知识。吴白匋对母亲有这么几段回忆:“1910年,余五岁,在天津,先母每日早晨,以方块教余,已识数百。”那年的吴白匋5岁,而二弟吴征鉴刚刚1岁,每天早晨,刘钟璇一手教哥哥识字,一手抱着弟弟,孩子们聚在一处照顾,一个童言稚语,一个咿咿呀呀,好不热闹。

  1921年,吴白匋16岁,在家中的私塾里已经学习了好几个年头。刘钟璇心思细腻,看到自从四年前吴白匋祖父去世后家中光景日渐黯淡,她再三考虑,从长远打算,主动与留在家里的七叔商量,聘请名师回家,辅导吴白匋、吴征鉴英语和数学,帮助他们准备扬州美汉中学的招生考试。

  父亲喜好成为儿子多年后的业余喜乐

  1924年,北洋军阀混战,因政府欠薪,吴佑人从北洋政府农商部主事辞官返家。吴佑人年轻时爱好文艺,能弹会唱,在北京熟习京戏,曾与友人组织一小型票房,登台串演。返扬州后,仍天天在家里拉胡琴消遣怡情,时常唱上一段京剧。兄弟几人受到熏陶,也萌生兴趣,跟着模仿,渐渐地,吴佑人就手把手地教,几个孩子还真学出了效果。吴白匋学老生,吴征鉴、吴征钜学青衣,很快父子合作,就能演出好看的剧目。

  吴征鉴儿时在家里接受的音乐启蒙,长大成人后,成了他在辛苦工作之余传达情感、缓解疲劳的方法。他在重庆郊区从事热带病研究工作期间,每逢周末,家里小小的一间屋子,就变成了当时的“京剧院”。

  测海楼彰显吴家诗书传家

  大家庭里浓郁的文化氛围,祖辈诗书传家的庭训,享誉一方的“南国书城”测海楼对他们也产生了积极而又深远的影响。吴家测海楼,数十年间藏书八千余种、二十余万卷。

  1920年,大哥吴白匋15岁,全家人在祖母的带领下,搬回吴家在北河下的宅第。吴白匋兄弟们开始了在测海楼读书学习的生活。吴白匋经常嘱托(老仆)曹(喜)取书下楼阅读,每次借三、四种,皆属集部诗词。吴白匋为了提高自己的声韵水平,曾要求曹喜破例允许他将《佩文声韵》借回阅读,在测海楼藏书变卖时,他已离开扬州,在金陵大学读书,故此书被他保留下来,全套共60本,现在扬州博物馆暂存。测海楼里浩瀚的书籍让吴白匋兄弟应接不暇,每日读书都点灯熬油直至深夜。

  同年,9岁的吴征钜、7岁的吴征铠也跟随哥哥们一起入家塾读书。四年后,8岁的吴征镒入家塾读书。吴征镒年逾9旬之后还能记得“在塾中于读“四书五经”之外,又读《古文观止》和《唐诗三百首》,自读《袁王纲鉴易知录》”,惊人的记忆真是令人称奇。

  吴家兄弟读书范围很广,用吴征镒的话就是“与书无所不读”。吴征镒从父亲的小书房中得见清代吴其浚的《植物名实图考》和牧野富大郎以前的《日本植物图鉴》。正是有了这些书的指导,吴征镒使用“看图识字”的方法在家中对面的‘芜园’中认识了几十种树木花草,还因他特别喜吃在中的新鲜豌豆,采金花菜和看竹笋生长等等,初步奠定了日后专攻植物学的思想基础和志趣。

  【校园生活】

  吴白匋人生有幸遇良师

  童年的吴白匋兄弟在自家书塾里读书,一来家风传承,二来个人兴之所至,而到了少年时,兄弟几人浓厚的读书兴趣还与老师的引导有关。从1922年开始,吴白匋兄弟几人陆续走出大宅门,坐进外面学校的课堂。1922年夏天,吴白匋和吴征鉴报考美汉中学。在这里,吴白匋遇到了一位名师——程善之。程善之,出生在扬州,民国初年,受聘担任中国同盟会在上海创办的《中华民报》的副刊编辑,并撰写小说,同时参加当时的革命文学社团组织南社,与南社成员柳亚子、胡朴安等人相知较深。

  最初在美汉上学的日子里,吴白匋只要一有空就到学校的国学专修馆拜访程善之。吴白匋受到他的影响,开始读当时流行的小说,写白话文。

  自小热爱诗词的吴白匋,17岁那年,通过张赓庭介绍,认识了扬州冶春后社吴召封、孔小山等诸老,并加入扬州冶春后社,成为该社年龄最小、最后的一位社员。

  吴征铠紧随哥哥进入美汉中学

  跟着吴白匋、吴征鉴两位哥哥学习的脚步,吴征铠后来也进入美汉中学读书。

  不久后,1927年7月,吴征铠考入扬州中学,直到1930年毕业。1927年6月,省立第五师范与省立第八中学合并成为江苏省立扬州中学。那时的扬州,以至整个苏北都没有大学,当时担任扬州中学校长的周厚枢,是从美国“海归”回来,热心家乡教育事业的学者,为了办好扬州中学,往往用高薪聘请可以教大学的老师来任教。正是这里开启了少年时代吴征铠、吴征镒的科学梦想。

  吴征镒在校整理出200多个植物标本

  在吴征铠从扬州中学毕业的第二年,吴征镒以同等学力跳考到扬州中学22级普通科。扬州中学有一位年轻的老师,名叫唐耀,1927年毕业于东南大学理科植物系。唐耀老师经常带学生到野外采集,吴征镒在他的指导下,根据吴其浚《植物名实图考》比照,制作的大量植物标本,又联系二哥吴征鉴请金陵大学的同事植物学老师焦启源审定,整理出200多个植物标本。唐老师主动帮他在学校里联系、布置场地,举办了植物标本展览,邀请各年级的同学参观,在校园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时代精神】

  他们树立读书报国的宏伟大志

  就在吴白匋兄弟在学校读书时,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国内,风雷怒吼,云雨激烈,民主和科学,成为时代的最强音,在无数青年学生的心头久久震撼。1925年,上海发生五卅惨案。扬州掀起学生爱国运动的高潮,吴白匋、吴征鉴也加入爱国运动。他们和其他学生一起自组学生会,吴白匋被选为委员,看到校长无理制止学生,吴白匋、吴征鉴随同学们愤而罢课。

  一年后,吴征镒还在扬州读高中一年级,此时的社会越发动荡,读书的过程中,他渐渐萌发了爱国情感。那时的他不是国民党、也没有加入进步组织,只是被自己内心的正义感燃起了斗志。16岁那年,他写下了《救亡歌》发表在《扬中校刊》(抗日专号)第58期,“歌毕声嘶力欲竭,惟愿全国皆努力!必欲此耻一旦雪,末做五分钟之热!”

  多年后,当吴氏后人李伟再度回到扬州,走进吴道台府时,他说道,吴家是一个有读书传统的家族。作为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名门望族,吴家一直以诗书传家。“读书报国”可谓吴氏家训。(扬州时报 通讯员 侍琴 记者 张旭 文/图)

责任编辑:蔡红虹
 
扬州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技术支持:扬州市信息中心